药流知识
·  当前位置: > 药流知识 >
5000亿资金“挤出”楼市 国内炒客携巨资爆炒黄金
2020-12-1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我自己都没货了,要不是老朋友,这十公斤黄金我还真不会给你。”李东临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握着固话,不断向办公桌前的客户解释。而他那不到20平方米的办公室,还等着六七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来向他预订黄金的。东方财富通手机炒股软件揭秘手中股票不涨怎么办?小心上涨途中突然杀跌机构资金已出动(名单公布)

  这是深圳水贝的一家黄金加工厂,李东临是这家工厂的销售经理。在深圳,这种规模的黄金加工厂不下2000家。“全部都像这样缺货,全国的金店都在大量吃货。”李东临抽空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今年春节一过,深圳水贝就挤满了全国各地的客商,直接提着大笔现金来“扫货”的投资者也不在少数。

  办公室的电视里正播放着黄金行情。“我这算不算小发了一笔战争财?”刘鑫一边盯着电视,一边压着声音向同行的记者询问。老刘也是去年年底才认识的李东临,他在春节前后花了620万元购买20公斤的金条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

  “黄金跟房地产其实很像,既是消费品,也是投资品。”这十几年来,刘鑫一直都是楼市炒家,连续7年的楼市调控都没能令他停止买楼。但今年他决定暂别征战多年的楼市,将资金投入黄金市场。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年初的黄金投资让他尝到了甜头。随着中东局势的日趋紧张,原本有回调趋势的黄金价格开始拼命飞涨。半个月不到,刘鑫20公斤金条的市场价已超过700万元。

  从2001年开始,黄金市场已经连续涨了10年。居高不下的金价还能再创新高?在楼市调控猛如虎的年代,究竟有多少资金转向金市?而金市是否又可以填补投资的空白?

  金价继续看涨

  “今年春节期间大客户特别多,而且一直延续到节后,这种现象往年很少见。”广州东山百货负责黄金销售的经理戴崇业表示,这些新增顾客往往一掷千金,从金银首饰到实物金条。几乎每天都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大单出现。

  据了解,广州主要的黄金消费市场包括东山百货、广百百货、新大新百货等商场在内春节期间均获得三至五成的销量增幅。销量看好,直接后果就是把金饰零售价抬高。广百的黄金销售负责人向记者表示,2月21日,广百百货的首饰金价格还是373元/克,到2月23日的价格就飙升到380元/克。

  无独有偶,北京、上海等地的黄金市场也迅速升温。北京菜百商场春节期间黄金销量每天都保持着至少5000万元的销售额,最高纪录是一天成交了7000万元。去年同期最高峰也仅为3500万元,同比增长了七成。

  商场黄金产品的销售只是巨大市场的冰山一角,通过其他途径入市的资金更为惊人。“工行今年1月份就销售了近5吨各类黄金产品”,工商银行贵金属业务部副总经理周明日前表示,而去年工行整年的黄金销量也不过15吨。而从2010年底至2011年初,仅从商业银行与上海金交所广州会员单位两处得到的数据进行保守估算,T+D、纸黄金、实物金条的两个月新开户数量就在万人以上。而广东金鼎黄金有限公司一天的T+D开户人数,就达到以往半个月左右的数量。

  事实上,去年中国的黄金市场就显示出巨大的需求量。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2010年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指出,去年全球黄金需求总量创十年新高,达到3812.2吨,约1500亿美元。其中,中国是黄金投资需求增长最为强劲的市场。全年金条和金币需求量总计179.9吨,同比增长70%。在第四季度,中国内地金饰需求量猛增至115.8吨,带动年需求量达到399.7吨。

  在深圳易贝珠宝总经理王德海看来,中国人的黄金消费还有很大空间,中国1054吨的黄金储备只占外汇储备的1.6%,远低于欧美国家不低于40%的比例。“去年金价之所以升那么快,国家央行购买是重要原因”,王德海认为,今年国际政局不稳,通胀压力都会支持金价继续上涨。

  数据显示,去年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购买了大量黄金,其中以俄罗斯为首,购金量为135吨,其他包括泰国、菲律宾等国的中央银行也有买入。世界黄金协会预计,随着新兴市场央行的进一步购金,以及发达经济体央行减少黄金销售量,今年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渣打银行的研究报告中称,金价前景依然看涨,如果突破1430美元/盎司历史高点,可能进一步上探1530美元/盎司。

  “不像房地产,投资黄金业是政府所鼓励的。”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周明表示,国内股市的波动以及今年对房地产的打压,都使得更多投资者加大对黄金的购买力。

  刘鑫就是周明口中的转行者,购买黄金的620万元资金原本计划再在广深买一套房子,但最后还是决定暂别楼市。“规避调控的措施还是有的,但关键是政府的态度非常让人不安”,刘鑫表示,为了让楼价止步,中央似乎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他决定分散投资。

  楼市机会渺茫

  “年初我参加过一个在五洲宾馆举办的黄金投资讲座,50多号听众都是炒楼客。”刘和新是刘鑫的“战友”,同样也是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炒楼,但他一向对黄金市场比较谨慎。“那些讲座,动辄让人以百倍杠杆炒黄金,不是我以往的投资方式。”刘和新表示,他最近的一笔投资依然是房地产。

  刘和新新年假期是在广西桂林度过的, 目前已经明确提出将实行楼市限购的城市已经达到36个,有媒体预计,今年实行限购政策的城市预计还要翻一番,达到72个。“桂林很可能很快就会出台限购,”刘和新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些桂林当地的官方人士,对方明确向他表示,“要买就要快。”于是,刘和新一口气买了3套。

  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再到桂林这样的三线城市,这是刘和新这两年房地产的投资轨迹。“如果真的有72个城市限购,那桂林就是最后一站。”刘表示,不会再去一些三四线城市买房子。

  “虽然现在楼价好像是毫无理由的疯涨,但房地产还是需要基本因素支持的。”刘表示,现在主要的经济资源都集中在一线城市,很多二线省会城市能分到的蛋糕都已经非常少。而有投资机会的三线城市主要是一些有资源:或是旅游资源、或是矿产资源的城市。可以预计如果中国有72个城市限购,那基本上有良好经济资源的城市基本上都是“榜上有名”。“起码今年楼市投资就基本没有价值或者空间。”刘和新坦言。

  “江浙一些县城楼价之所以涨到8000元以上,很大部分原因是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当地人回乡买的房。”刘认为,起码这些人十年内不会真正回乡居住的,可以说这些区域的楼价都是由资金托起,“纯属无本之源,”刘和新表示,自己肯定不会到这些城市投资。

  5000亿资金“挤出”楼市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