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流知识
·  当前位置: > 药流知识 >
上海浦东妇幼保健院发错药 保胎孕妇吃下打胎药
2019-06-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原标题:浦东妇幼保健院发错药 保胎孕妇吃下了打胎药)

上海浦东妇幼保健院发错药 保胎孕妇吃下了打胎药


8月29日,焦丽(化名)肚子里5个多月的孩子还是流产了。她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在她看来,这个孩子本可以在这个冬天平安降临,她把意外归罪于那粒不该吃下去的药丸——流产前一个多月,浦东妇幼保健院护士将打胎药当成保胎药发给了她。

一切从住院保胎开始

意外过去3个多月,焦丽依然无法从悲痛中走出,走到哪,她的手里都攥着那沓厚厚的就医证据,她和丈夫一定要打开那心中的结——错吃的药丸与孩子的流产之间到底有多大关联。

于是,她一次次很不情愿地回到那心碎的七月。

7月1日,怀孕不到4个月的焦丽在丈夫的陪同下,再一次走进红枫路599号——浦东新区妇幼保健院,进行例行检查,并挂了特需专家门诊。当天的B超检查显示,其子宫内有11mm的盆腔积液。

关于盆腔积液,夫妻俩立即通过网上查询及向其它医院医生了解,“怀孕时出现小量的盆腔积液应该多注意检查,安心静养就能吸收掉。”

不过,浦东妇幼保健院的专家医生告诉他们,这个情况非常严重的,建议住院治疗保胎。由于是第一次怀孕,在与家人商量后,她选择听取专家医生的建议,决定住院治疗。

住院治疗初始,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就是不停挂水输液。

然而,7月3日早上7点,焦丽开始浑身发烫发痒,全身突起多处红色疙瘩,像是药物过敏。

8点后,医生查房后停掉了所有的挂水药物,并重新开了药物。

就是这天上午,医生为其开了保胎药“地屈孕酮片”及其它抗过敏药物。

护士发了打胎药

当天下午4点,护士开始到病房发药,发给焦丽的是一粒已被剪下来的白色药片,从包装背面看不清药品的全名,仅可以看到一个明显的“米”字和半个“酮”字。

这也是其住院三天来要服用的第一粒药片。拿到药片后,因没有看清药名,焦丽就问护士:“这是什么药,没有拿错药吧?”

“是医生开的,没有问题。”护士回答。

“她当时忙别的病人,头都没有回过来看我们一眼。”焦丽清楚记得。

尽管护士很忙,不放心的她和丈夫还是先后问了发药护士4遍,再三确认是不是给自己吃的。

“护士说没有拿错,并且和我说要在饭前或者饭后一个小时内吃。”

护士离开病房后,多一个心眼的丈夫把药片的背面用手机拍了下来,焦丽这才放心地把药吃了下去。

几分钟后,丈夫又特意去了趟护士台,询问药的名称,并告知值班的几个护士,刚才妻子的药只能看到一个“米”字。

听到这个字眼,一名护士神色大变,立即和另外三名护士冲到了药房找寻药物的外壳。从垃圾桶找出药壳后,护士明确地说:药发错了,是打胎药。

当丈夫将这一情况告诉焦丽后,她的身体似乎被抽空,瘫坐到了病床上。

“当时,我整个人都在发抖,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很怕很怕,心想,我的孩子会不会受到伤害?

而她的丈夫也不知所措,一个劲地问她们怎么办。

紧急处理喝水催吐

焦丽提供的7月3日院方的护理病程记录中显示:16点18分,发现药物发错。立即拨打了值班护士长及值班医生的电话;16点20分,护士长、值班医生、主任及行政总值班到场……

“这些医生来了后,一直在讨论怎么处理,这10多分钟我非常忐忑不安。还是我自己提出了,我能不能自己压喉催吐。”

焦丽试图用手进行催吐,但因为全天都没吃东西,催吐没成功。

此时,有人建议洗胃,但该院没有此设备,最终在场的几名院方医生决定,马上转院到川沙的浦东新区人民医院,陪同一起过去的还有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和护士长。

到达人民医院后,急诊室医生不同意洗胃,理由是,焦丽当时怀孕17周,洗胃会引起严重的宫缩及其它突发情况,建议焦丽喝水催吐。

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焦丽喝下三升水(6瓶矿泉水)进行催吐。

“当时我整个人精神都崩溃了,因为身体很虚弱,平时忌口连凉水都不喝,但就这么咬牙灌下去3升水,边喝边吐。”

“旁边护士长看着都说想哭了,但不敢停,压舌棒都压断了。”

谁也都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真的能将吃下去的错药吐出来,所有人看见到的只有焦丽因难受痛苦而掉下的眼泪,但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焦丽依然在努力的吐。

半个多小时后,漫长的催吐才结束,但连续的灌水催吐后,医生还是无法回答还有多少药物残留。没有别的方法,医生最后从焦丽静脉抽了两管血,连同催吐物一起带回了妇幼保健院。

护理病程中记录:20点00分,患者由护士长及总值班陪同下,由轮椅推入病房休息。

当晚焦丽继续挂点滴保胎治疗。

近两个月后孩子没了

7月3号晚,回到浦东妇幼保健院的对焦丽和家人彻夜难眠。输液时,焦丽的肚子突然一阵一阵地痛,不时反胃呕吐,阴道也出现少量出血。于是,医生在夜里又加了抗过敏的药物。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医院方自始至终没有说明药物对腹中胎儿是否有损害,也没见到任何的检查报告。

被服错药后,焦丽开始担心孩子出生后会出现先天性疾病。

7月18日,她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做了“胎儿染色体非整倍体(T21、T18、T13)检测报告”,证明胎儿并没有这方面的染色体疾病。

7月21日在浦东妇幼保健院医生的极力建议下,出院。

此后,焦丽完全放下了工作,全身心在家养胎,父母也专门从外地赶到上海贴心照顾。

8月22日,焦丽到浦东妇幼保健院第三次例行检查发现,出现了羊水量少的情况。当时的诊断报告显示:“胎儿两肺信号稍偏低,少量心包积液,少量腹水,羊水量少。”

突然的变故,让焦丽一家人再次陷入了恐慌,她也再次被安排到浦东妇幼保健院住院进行保胎。

8月25日,焦丽又来到国际妇幼保健医院进行就“吃错药”情况进行过咨询和全面检查。她与家人商量后,花费1800元进行了“围产检查”,由三个专家进行会诊。

“国际妇幼保健医院医生一听说吃错药,当面批评我们不懂事不注意,但一听说是浦东妇幼保健院发错的,就不敢多说了。”

国际妇幼保健医院提供的放射诊断报告显示,“羊水偏少、胎儿两肺信号稍偏低。”

8月29日,此前所有的担忧,不好的检查信号化为现实的残忍——孩子流产,怀孕23周的焦丽保胎失败。

浦东妇幼保健院的出院小结中记录道:患者8月29日保胎失败,胎儿及胎盘组织娩出。

焦丽说:“小孩生出来时,还是有呼吸的,但太小,医院说救不了。”

孩子早产死亡,焦丽的精神和身体都遭受了极大的打击,此后两个月一直在休养调理。

吃下去的到底是什么药?

在无奈接受失去孩子的事实后,焦丽一家多次与浦东妇幼保健院进行交涉,一方面希望能看到当初催吐物及血检的结果,一方面也希望院方能对“发错药”给个合理的说法,但每一次都被院方以各种说辞推托掉。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