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药品
·  当前位置: > 药品超市 > 其他药品 >
上海老字号丨卖掉“大白兔”后的冠生园集团:转型金融地产
2019-05-1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原标题:上海老字号丨卖掉“大白兔”后的冠生园集团:转型金融地产)

【编者按】

或许没人想到,上海老字号重新进入人们视角,会是以日媒暗访曝光这样一种尴尬的方式。

在失望和不满的宣泄话语背后,没有人希望老字号就这样“沉沦”。在历史的长久绵延中,老字号们早已不只是一个品牌,而是内生为文化传统的一部分,是历史叙事中的标志物,在符号层面上承载着一段段共同记忆。这也是人们总说的“情怀”,是他们希望老字号得以传承的理由。

另一方面,我们确实经历着数字时代的激烈变革,一切似乎都在变化,用户需求在变,销售渠道在变,甚至商业模式本身也在变。对于有着路径依赖的老字号来说,或许转身非常艰难,有时甚至需要“壮士扼腕”的勇气。

然而,古鉴知兴替,只有那些不断创新,适应市场的品牌,才能赢得历史。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会长齐晓斋还认为,大时代变革,老字号不能守旧,但在转变时需静下心,以它成功时秉持的“工匠精神”,来让自己重新适应时代。

最重要的,创新来自行动,而非口号。它来自于从上到下的努力,是每个从业者付出的总和,通常,这也意味着要有精准的激励制度,现代的管理制度和人才培养机制。

我们关心的是,老字号们都做对了吗,或者说,它们面临着怎样现实层面的困境,突围路在何方?

为此,澎湃新闻()近日从百货、药品经营、餐饮等多个领域,各自挑选了一家老字号,以第三方的视角观察、记录他们最近的沉浮兴亡。从今天起,这些系列报道将逐个刊登,希望这些样本可以呈现出借鉴意义。

在系列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些企业步步为营,逐渐丰富了布局,也有的壮士扼腕,期待迎来新生,还有的生意繁荣,却又暗藏隐患。他们有他们成功之处,共同之处,或许就是时代的秘辛,而倘有失败之处,则更值得后来者铭记。

所有的老字号都已经赢得了无数次竞争,他们要做的只是再赢一次。

上海老字号丨卖掉“大白兔”后的冠生园集团:转型金融地产

新闸路冠生园集团总部如今正在转型发展地产及众创空间和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智慧社区。  澎湃新闻记者 韦毅 图

回忆起四年前卖掉食品主业,冠生园集团总经理万黎峻说,那阵子公司所有人都有过痛苦。

在上海,所有人都知道冠生园,也认这个牌子。自从1915年创立以来,从最初的蜜饯,到后来的月饼,以及解放后的大白兔奶糖,这家老字号已渐渐成为城市记忆的一部分。在徐汇区,甚至还有条以它命名的马路。

不过,一切都变了。2012年初,冠生园集团将主业食品制造打包出售给了上海梅林正广和股份有限公司。最直观的说法是,冠生园集团卖掉了大白兔奶糖,而新拥有者上海梅林也属于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

万黎峻亲身参与到这场变革其中,随后出任总经理一职。如今,他正在做的事情,或许是历任冠生园掌门人中,最为“奇特”的一个。

辟800平方米孵化创业

冠生园集团正在做的事,和它越来越值钱的地有关。

新闸路1418号是冠生园集团的总部。在这栋总面积超过12000平方米的建筑里,曾有300多人在此办公。它毗邻静安寺,旁边就是“梅泰恒”金三角商圈,周边密布的顶级写字楼,每平方米月租金数以百计。通过商业出租,这幢建筑已为冠生园集团带来不菲的收入。

万黎峻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入驻其中的,都是平安银行、坤艮基金等金融机构,每年租金超过1300万元。这是冠生园集团目前最主要的收入。

虽然这是笔不差的生意,但万黎峻不只是当一个收租者,他想要讲述的故事更为远大。万黎峻设想打造的,是一个“互联网金融园区”。

他喜欢用“富集”这个词讲述他的想法,资源富集过来,人才也富集过来。其他高频出现的词,还有“生态”、“数据”、“物联”等等。可以理解为,他希望这些在产业链中占据不同位置的公司入驻后,能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在万黎峻的设想中,冠生园集团会是一个综合性的服务者,为租户提供对接产业等一系列增值服务,从中能获得租金以外的利润。

伴随这一构想的是物理空间的改造,新闸路总部门口,新的招牌“冠生园互联网金融园区”两年前已换上。

除了新闸路总部,冠生园集团在上海还有5块地。按照万黎峻的想法,这些原先的厂房,最近陆续收回后,也将被打造成一个个园区。

大面积地出租,除团队30多个人自身办公区之外,该金融园区还辟了800平方米的空间,用作一项叫“梦创空间”的事业。这是一个创业孵化器,很多地方现在也在做,但在冠生园集团的版图内,它占据着特殊的位置。

“服务别人的学习者”

澎湃新闻记者初次见到创客王勇的时候,他独自一人在“梦创实验室”里工作。这属于“梦创空间”的一部分。

王勇和他的团队是6月份搬来这里的,这个实验室确实给他们带来便利。他们想要打造一个PRT(个人快速公交)类的新型交通系统,计划在地铁似的轨道上,高密度地放满一个个小车厢,然后让轨道跑起来。

每个月的28日,互联网金融园区五楼星云厅,冠生园都会迎接不少像王勇这样的年轻创客。路演考核通过的团队,按照协定可以免费入驻“梦创空间”半年,进展顺利的,还能再延长半年。

“梦创空间”主体就是一个400平方米的办公大厅,里面摆放着六排桌子,黑白相间的桌板显得简洁,没有太多别的东西。带领记者参观的“梦创空间”项目负责人树杨说,最近正好在轮换期,很多新的团队都还没有入驻。

隔着一个转廊,里面是“梦创空间”第二期,也是400平方米。和一期不同,这是一个个密闭的区域,里面驻扎着几家初步成形的创业公司。树杨说,这里收取低于市场价的租金,一期的团队拿到融资后可入驻进来。

“既然国企缺乏创新,那我们就直接把创新请进来。”树杨告诉澎湃新闻,从去年开放以来,至今已有几十支团队入驻过梦创空间,而且一直保持着流动的状态。

一般而言,众创空间以租金收入或股权投资盈利,但冠生园不收租金,至今也没投资过一家公司。这个800平方米的空间没带来什么收入。万黎峻的说法是,作为一家国企,有责任拿出这些存量资源,回报社会。

然而,对于冠生园来说,或许真正重要的是一种学习。事实上,通过出售主业,冠生园回笼了相当可观的资金,成立或者入股基金从事投资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