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胎药品
·  当前位置: > 药品超市 > 打胎药品 >
成绩下滑怎么办?世外中学高中生调研发现:父母不当参与让学生更
2019-08-1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原标题:成绩下滑怎么办?世外中学高中生调研发现:父母不当参与让学生更焦虑

  每年上半年总是最忙碌的招生季。对于毕业生来说,无论是一次次面谈、面试,还是备战“一模”“二模”、学业考……一帆风顺的毕竟是少数,更多学生面临的是成功和挫折的交替,是成绩的起起伏伏。

  当学生成绩下降时,最需要的是什么?父母始终如一的鼓励是否会一直奏效,还是说干脆“大棒”鞭策更有作用?带着疑问,上海市世界外国语中学高三女生施怡冰对150名在市、区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就读的初一至高三年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并和部分学生和家长进行了深入对话。她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对于成绩下降的学生,父母的不当参与反而让他们更加焦虑。

成绩下滑怎么办?世外中学高中生调研发现:父母不当参与让学生更

  图说:每一朵花都有自己的花期,需要一些空间等TA绽放 来源/新民晚报记者 陆梓华 摄

  “深陷成绩下滑过程中的每一位同学,如同一个个渴望与家长连接而不得的‘小小孤岛’。我们对于能否重回自己的‘巅峰’缺乏自信,我们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负面情绪;我们渴望被倾听,我们渴望被理解,我们也想要寻求帮助,我们害怕听到你们的评判和指责。”施怡冰说,希望通过自己的调查,能让家长“读懂我们情绪背后的诉求,能够以我们需要的方式支持、帮助我们。”

  父母过度热情 孩子并不“领情”

  施怡冰说,当成绩下降时,青少年群体普遍会感到焦虑、紧张,担心无法提高成绩。此时,

  大多数父母会在孩子成绩下降后,参与到孩子的学业中。然而,似乎孩子们并不“领情”——当成绩下滑,82%的学生认为,家人的干预会使他(她)更加焦虑,除了心理压力加大,还有可能会因此和家人产生矛盾。只有38.98%的采访者认为这种参与对他们的学业有所成效。33.3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害怕沟通的原因是,往往谈着谈着就成了父母单方面的责骂,效果甚微,甚至适得其反。重复的批评对于受访者没有持续的激励作用,反而令其更加烦躁、增添压力。

  “我妈是那种很‘装’的人。她会说:‘数学考完了,把卷子拿过来,我们分析一下。然后你看这道题要这样做,那道题要那样做。你要是不愿意跟她谈一谈的话,她就说:你考得不好要面对,不能逃避。一聊就发火,一聊就聊爆。”(男,14岁,初二,上海)

  “我妈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考这么差,她说当年都是年级前三,(现在)你怎么考这么差,你数学怎么会学不好?”(女,17岁,高二,上海)

  这是施怡冰的两份调查实录。她坦言,对于同龄人的想法,自己也感同身受。小学时成绩优秀,进入中学的头两年,成绩也稳定在年级前列。然而,到了初二以后,随着物理、化学科目的增加,成绩下降得厉害。“其实,我的妈妈做得很好了。她会主动找我谈,帮我寻找究竟是学习习惯不好,还是其它一些问题。”施怡冰说,但渐渐她发现,当自己已经很努力,但结果一次次不尽如人意时,妈妈的谈心,可能就成了一种负担。

成绩下滑怎么办?世外中学高中生调研发现:父母不当参与让学生更

  图说:遇到挫折,孩子们需要的到底是什么?来源/YR 涂鸦

  孩子渴望知晓 父母究竟是爱我还是爱分

  为什么父母的好心,换不来孩子的正向回应?通过调查,施怡冰发现,“话不投机”是导致亲子沟通障碍的重要愿意。只有约4成学生会与父母进行兴趣爱好上的交流,超过半数的学生认为家长不理解自己,自己不会向父母倾诉心事,并且对父母的管教产生了逆反心理。与此同时,父母对受访者的学业支持度和亲子互动程度,也直接影响了学生的“自我修复能力。”

  数据显示,在学业受父母支持度较高的受访者之中,75%学生表示成绩下降后,恢复到正常水平的时间大约在半年之内。而在学业受父母支持度较低的受访者之中,成绩恢复到正常水平的时间会长达两年。

  “孩子非常想知道,父母究竟爱的是分数,还是他这个人。每个孩子都希望感受到,父母爱我不是因为我考得好,而是因为‘我是我’。”施怡冰说,这几乎是受访者共同的心声。

  “当成绩下滑的时候,父母不妨给孩子一段时间的冷静期,激发孩子的主观能动性。”施怡冰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尽管在成绩下滑阶段也经历了迷茫,但父母调整了和她沟通的方式,用一封长信取代了面对面的唠叨。“人生很长,不会因一次成功或失败改变整个人生。”信中的一句话,让施怡冰豁然开朗,她觉得“写信的方式,让我们都有机会克制冲动,有空间去思考”,此外,一次理性的错因分析、一份有效的“逆袭”计划,甚至是一次向老师、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士”的求助,都是青少年眼中,比“唠叨”“责骂”更有效的沟通方式。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