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胎药品
·  当前位置: > 药品超市 > 打胎药品 >
北京协和医院眼科主任陈有信:与老年眼科疾
2019-06-1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北京协和医院眼科主任陈有信:与老年眼科疾病“过招”

  高瑜静,曹学平

  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加速,除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常见的老年病外,原本陌生的黄斑变性、视网膜静脉阻塞等老年眼科病也日益高发,“老有所医”成为当务之急。

  老年黄斑变性是全球工业发达国家中,导致老年人失明的首要原因,也是第三大致盲性眼病。2017年国家医保药品准入谈判中,老年黄斑变性的治疗药物雷珠单抗、康柏西普两个品种同时纳入医保目录,为老年黄斑变性患者带来福音,既缓解了用药难、用药贵的重大难题,也推动了新药、特种药市场的快速崛起。

  10月17日,在重阳节及“中国老年节”到来之际,《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北京协和医院眼科主任、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会长陈有信,探讨我国老年眼科疾病的诊治现况及发展趋势。

  陈有信认为, 老年黄斑变性此类眼科疾病是衰老引起的病症,只能通过早期发现、尽早诊断去延迟病变发展的时间,但这种疾病是不能根治的。一方面,要尊重生命自然发展的规律;另一方面,通过医生诊治、医疗技术进步及医疗保险兜底,让老年人的眼科疑难病症获得及时有效的治疗,是兑现“老有所医”的必经历程。

  患者负担做减法

  《中国经营报》:目前,对于老年黄斑变性的治疗方法,有使用抗氧化剂叶黄素和葡萄糖酸锌口服剂的支援性疗法、激光手术疗法以及抗体类药物疗法,这些疗法的应用情况如何?患者的经济负担如何?

  陈有信:黄斑变性分干性和湿性,对于湿性黄斑变性这一类的眼底疾病,治疗过程中可能都需要用到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治疗。但无论进口还是国产抗体类药物,价格都比较昂贵。至于激光手术疗法等替代类疗法,只有部分眼底疾病患者可以采用,但都不是首选疗法,治疗效果也很有限。针对黄斑变性的抗体类药物疗法,现在也出台了一些医保政策。但还是有一些省份,报销范围还没有覆盖到“黄斑变性眼内注射治疗”。与此同时,视网膜静脉阻塞、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此类同样需要注射抗体类药物的眼底疾病,目前还没有对应的医保报销政策。总体而言,这些老年患者的经济负担比较大,我们会不断呼吁相关部门提高医保的覆盖率。

  《中国经营报》:2017年7月,6种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平均降价幅度达到44%,最高达到70%。治疗老年黄斑变性的药物雷珠单抗及康柏西普均入围。在临床诊治中,雷珠单抗、康柏西普纳入医保目录后,对降低患者经济负担的成效如何?

  陈有信:本来国产抗体类药物价格就比进口药便宜,国产康柏西普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后,很大幅度地降低了费用。2013年,治疗老年黄斑变性的雷珠单抗进入中国重点城市公立医院市场,以每支9800元的价格销售。2016年,国产同类药康柏西普上市后,每支7200元。比进口的雷珠单抗便宜很多。现在通过国家医保谈判后,国产的是每支5550元,进口的是每支5700元,价格悬殊不是太大。在老年黄斑变性领域,有自己的国产创新药是很有战略意义的。一方面通过同类药物竞争进而拉低市场零售价,另一方面,万一国际贸易战殃及药物进口受限,我们也不至于无药可用。

  老年黄斑变性是人类进入老龄化社会后,凸显的一种严重性眼部疾病。对于老龄人口较多的省区,老年黄斑变性患者也会多一些,地方医保基金负担可能会更大,医保报销力度可能会有所变化。

  《中国经营报》:在黄斑变性此类眼底疾病领域,目前已经有国产抗体类新药上市,为什么相对于国外患者,我国黄斑变性老年患者的负担仍然不小?老年视力受损经济负担包括哪些细项支出?

  陈有信:相对于国外患者,我国黄斑变性老年患者的负担仍然高,有多方面原因。首先,国外的人均居民收入高;再者,国外的医疗保险体系较为完善,加上个人商业保险的补充,实际需要患者自付的诊疗费用是很少的。相较之下,我国患者用于治疗费用支出除看护费、检查费外,还有交通费。一些患者为了诊治疾病,可能会特地到北上广的一些医院接受治疗,往来的交通费、食宿费也是这些患者的经济负担。强烈呼吁所有人,必须有防病治病的意识,尤其是保险意识,对于疾病的防治,如果全部依赖政府,是不行的,这在全世界都是政府、个人共同分担而完成的任务。

  人才培养做加法

  《中国经营报》:目前,在眼科疾病诊治中,对于实施注射抗体类药物疗法的医院,是否也会有相应的资质要求?

  陈有信:会有要求的。因为注射抗体类药物存在一定的风险,注射不当可能诱发感染、甚至加重病症,所以有一定的技术要求。眼底疾病医师不仅要准确判断病症属性,在注射抗体类药物时也要在手术室中完成,以尽可能避免感染。术前术后,还需要随诊。这些都对医师的经验有一定要求。

  《中国经营报》:眼视光学包括眼科学和视光学为主。有言论指出,眼视光领域缺乏执业称谓和执业出口,同时缺乏高端人才,成为我国眼健康领域急需补齐的短板。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陈有信:事实上,发达国家的眼视光教学体系中,眼科专业和视光专业是两个完全分开的专业。视光学更多强调光学领域的视力矫正,例如初级眼保健、验光配镜、接触镜验配等等。眼科学主要治疗器质性眼病。但在实际诊疗中视光学与眼科学的工作范畴存在交叉。例如,有些眼疾病患者,在做手术后,有时候还需要佩戴眼镜以进行屈光矫正。目前,我国在眼科领域,还是将视光学与眼科学整合在一起的,视光学被视为眼科学的一部分。不过,这就导致一些执业称谓界定不清的现象。例如,验光师在有些地区是被纳入眼科范畴,但在另外一些地区可能被纳为技工范畴。

  由于我国眼视光研究起步晚,发展慢,所以在视光学与眼科学的体系搭建中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实际上,临床诊治中出现的大部分眼科疾病,是需要通过屈光矫正的,比如近视、远视、散光等问题。视光学专业的发展,对于眼科疾病诊治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真正的器质性眼病是很难治疗的,但屈光矫正就很容易提高视力。一些人群可能因为诊治条件差、眼科知识不足等,没有及时配戴眼镜,进而视力很差,甚至“致盲”。

  相关信息